当前位置: 首页 > 伟哥报价 > 涌现了一种伟哥电影它是什么?

涌现了一种伟哥电影它是什么?


/ 2017-06-29

  李盛曾经唱着自己的烦恼:“最近比较烦,我和一起晚餐,梦中的餐厅灯光太昏暗,我遍寻不着那蓝色的小药丸。”

  自从1998年美国制药巨头辉瑞意外发现新研发的心绞痛药物竟然可以解决过去造物主都无决的难题——万艾可(伟哥)的诞生,是这个星球上男人的。

  这颗蓝色的小药丸不仅可以让NBA球星昏迷,也可以成为了艺术家创作的理论基础和实践武器,让“老夫聊发少年狂”不再停留在中国古代大文豪的浪漫想象里。

  这样的看法并非空穴来风。其实在15年前,文学评论界就给那些老年男性作家描写夕阳红爱情主题的作品定义为“伟哥文学”。

  去年戛纳电影节上亮相的影片《年轻气盛》就属于这样一部电影。英国演员迈克尔 凯恩和美国演员哈威 凯特尔分别饰演片中的两位主角——一位成功的指挥家和一位寻找最后灵感的著名导演。

  这两位早已度过自己青春年华的老人,端坐在温泉池中,看着眼前世界小姐的胴体。这个场景是如此地富有象征含义:重新了自己对于生命的希望和热爱。

  这个像“龟”一样年老心不死的老顽童,带着自己一板一眼生活的孙子到洒满阳光的佛罗里达海滩猎艳。

  这正是“伟哥电影”所代表的一种价值观:年纪虽长但是形象依然良好的男性主角,可以在他们的晚年重新焕发像年轻人般的活力和异性吸引力。

  在2013年,他就和迈克尔 道格拉斯、摩根 弗里曼和凯恩 克莱恩一起出演一部“老年版《宿醉》”,名唤《最后的维加斯》。

  同样和他们一样经历“中老年危机”踏上夕阳旅途的还有约翰 屈伏塔引领的《荒野大飚客》们。哈雷机车是他们的脑白金。

  凭借2006年的《洛奇6:永远的拳王》,这位时年60岁,几乎过气的男演员重新回到了事业的顶点。

  不仅如此,他还带领着一批曾经叱咤风云的动作老明星们组成了《敢死队》,用枪林弹雨致他们已经逝去的青春。

  毕竟电影的内容只是老年版越狱而已,只是他们手中握着的钢枪,其指代意义让他们的作品也成为另一种层面上的“伟哥电影”。

  就像曾有人评价的妮可 基德曼和贝克汉姆代表英格兰射进阿根廷队点球的瞬间意义像“纯戏剧式的伟哥”一样,可以让人在观后为之一振。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电影中年轻女性的角色,都是作为男性角色征服的对象,亦或是越过后的赏。

  69岁的“邦德先生”肖恩 康纳利和只有29岁的凯瑟琳 泽塔 琼斯在吉隆坡的双子塔上比翼双飞。40岁的年龄差也足以令人体会到好莱坞男性之强硬。

  比如《欲海潮》中娇艳欲滴的德鲁 巴里摩尔让汤姆 斯凯里特饰演的失意中年男人在她的温柔乡中,后者也因此付出了致命的代价。

  从这个角度看,“伟哥电影”的存在也相对于“媚药电影”。只有很少的电影中有纯粹而直接地展示男性的,来博得女性观众的眼球。

  可是这实在少之又少。如今,“伟哥电影”已经不仅仅局限在那些年轻时风度翩翩,年长时依然魅力不减的男明星身上了。

  约翰 特托罗年轻时舞技一流,但人到中年却落魄成一个花店打工仔,他的老友伍迪 艾伦的生活境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人老志不短,两位老爷子决定黄昏创业,进军舞男生意。生意不仅开张顺利,他俩还与几位同样人到中年的美艳的熟妇陷入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纠葛。

  好莱坞拥有让一切梦想实现可能的,这也是“伟哥电影”出现和风行的一个条件。当伟哥作为药物的诞生的时候,显然没有人预见到这款药物不仅改变了男性的生理状态,更增加了他们的自大念头。

  “伟哥电影”不会成为一种正统的风格或者电影类型。如果我们把它当做一类共同主题的黑色喜剧来看,也更容易接受它的存在,肯定它应有的价值。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