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江湖汉子(修复版)

  • 姜大卫 傅声 戚冠军 李艺民 
  • 状态:超清

《江湖汉子(修复版)》 - 江湖汉子(修复版)主角

本片由张彻导演, 倪匡编剧, 姜大卫及傅声两大功夫巨星领衔主演. 故事描述, 林少游(傅声)、石大勇(戚冠军)及关飞(李艺民), 三者俱属浪迹江湖之豪侠, 表面上游戏人间, 实则满怀壮志, 誓以抗暴为己任. 一次, 机缘恰巧, 林等三人助青年富户楚铁侠(姜大卫)逃出险境, 并结为生死之交, 始知楚实乃闻名江湖最擅「金弹子」的高手. 元朝异族王爷早有霸占富户财富的野心, 后更借故追捕楚, 林等遂出手相助, 共谋抗暴大业...

热播剧情片

热门推荐

墨生 作者:krisenfest风潇潇,雨飘飘,静听三更夜夜鼓,枉求相守靡靡梦,枕边人不来。何处香消十年苦,情浓岁载发髻白。碧天落春红,雁归巢,西林醉。终有这,花艳复记往昔好,雨清还书重逢泪。问一声,答一声。你在?我在。内容标签:欢喜冤家搜索关键字:主角:墨生,李径 ┃ 配角:尚绮,流苏,善喜 ┃ 其它:《无蛋匪类》作者:风花雪悦 大小:300K 文案美若天仙的小戏子被山大王抢了上山然后这样那样的故事太普通这个故事是说美若天仙的小戏子被俊朗英伟的山大王抢上山后,想尽法子让大王把他这样那样的故事~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三教九流 情有独钟搜索关键字:主角:林三宝宫子羽 ┃ 配角:海晏平海晏河柳重书 《大侠很穷 作者:薄暮冰 大小:321K穿越这种事情很多人都想过,穿过去称王称霸,穿过去三妻四妾,穿过去富甲天下。想象总是美好的,但是现实却是残酷的,穿越将要遭遇的问题,你,准备好了吗?这是个倒霉的瓜娃子穿越之后的各种奇异的不靠谱经历PS:严肃地说,我觉得这是古代版捉鬼魂宠物小精灵的故事……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搜索关键字:主角:卢愈,周从玉 ┃ 配角:原折剑,等 ┃ 其它:《壮士!你有了》(耽美) 作者:未知 大小:377K 《巢山传》 作者:图穷匕见 大小:K文案龙威将军尉迟恭的独子尉迟璋是个傻子。这是整个长安城尽人皆知的事。人们心中很是疑惑,那尉迟恭有勇有谋、威风凛凛的一条汉子,讨的老婆又是千娇百媚的摸样,竟生出这样一个痴儿!小傻子尉迟璋在青鹿围场射猎,引弓射下一只金眼的小乌鸦,故事就从这里开始。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惊悚悬疑 青梅竹马搜索关键字:主角:尉迟璋,李莫 ┃ 配角:曹保保,韦抱真,李臻,不栖 ┃ 其它:《死忠的死士》作者:瑰屿 大小:413K 简介死士守则:命令只需遵从,不允许反抗、失败;任务失败,即刻就死,被掳、逃跑仍是一死;护主不利,严惩不贷……以上全都是浮云,你只需要记住主子是天是地是一切,除了对主子的忠心,其他一切感情都不准有!主子要你往东就不准往西,要你脱衣服就不准穿,要你亲嘴就不准亲脸,否则,哼哼!脱了衣服趴床上去。是。不准对其他人笑,男人女人都不行!是。说你爱我。……是此文架空、生子、或许小白,想好了再点第一章!!!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强强 生子搜索关键字:主角:燕向南,燕午 ┃ 配角:未蒸出来的包子,燕巳,离音,任延年等 ┃ 其它:燕家兄弟,死士,包子出没《吾皇,别闹!》作者:岂曰无衣 /岂曰无衣 大小:K内容介绍:【听说这是虐文】 新婚之夜。本该温香在怀,一度春宵,他却在这里独坐大殿,借酒买醉。 突然,殿门被大力撞开,进来一跌跌撞撞的人影。还不待他反应,便被人箍进了怀里,那熟悉的气息震得他心一抖,“云想?” 下一秒,天旋地转,整个人被压趴在地上,他正欲讲话,唇却被堵住,恍神间,男子滚烫的手掌钻入他的衣襟,不消片刻,已是衣衫尽解。 他大吃一惊,不由勃然大怒:“符云想,你在做什么?” 男子抬起头,眼睛通红一片,眸子里痛楚昭然若揭,让他的心狠狠一揪。 良久,男子扳过他的脸轻轻摩挲,目光复杂难辨,似恨极,又似痛极,沉声道:“这不是你与她的新婚之夜么,我代她成全你!”语毕,身体跟着一沉,呼吸愈发浓重。 他惨然一笑,痛至骨髓,符云想,你为了她竟这样对我...... === 【其实这是宠文】 《红尘有幸识丹青》作者:阿堵 大小:440K 《从此国师不早朝》作者:雾十 大小:498K 文案: 男主有个尴尬的名字——汤圆(幸兄长名汤团,分担不少) 男主有个尴尬的身份——驸马(公主现已逃婚,远遁天涯) 男主还有个尴尬的职业——使臣(出使邻国为质,归期无望) 汤圆内牛泣血,此等人生,肿么破? 邻国国师微笑而立:“区区在下不才,有锦计一二,可为驸马解忧,随我姓,当我妻,改出使为和亲,何如?”计策已出,概不退换。警告:本文YY向,小白向,适量种田,酌量搞笑内容标签: 重生搜索关键字:主角:汤圆 ┃ 配角: ┃ 其它:《皇子龙孙【耽美】 作者:水无情 大小:496K 《拱手河山》by张瑞(完结+3番外)大小:582K《无罪》 作者:南枝 大小:K《败絮藏金玉》作者:酥油饼 大小:K《误上龙床》【第一部+第二部+番外】by林寒烟卿 大小:K《李代桃僵》作者:千里孤陵 大小:K文案小人物得罪权贵的后果很严重!小侍卫一心为保陛下江山社稷不惜以身试法,可惜一步之失阴差阳错。死对头睚眦必报弄巧成拙,变成这场所有当事人都在鼓中的李代桃僵。攻飞扬跋扈,受鲜嫩多汁。内容标签: 异国奇缘 强强 生子搜索关键字:主角:易缜,秦疏,祝由,易阖 《嫡兄承孕》作者:生辰 大小:K文案安阳元卓,天下第一富商的嫡子,十四岁掌管家业,眼盲,心明,对亲弟暗生情愫。安阳元拓,庶子,十二岁从军,八年奋斗从一个小兵爬上将位,为人果断,阴狠,断情绝爱不对任何人动情,因为这是那个人教给他的,他亦要把自己身上的一切还给他……分别再聚首,囚禁事件之后,元卓得到了短暂的光明,却发现自己的腹中多了些东西,怅然若失,原来于世不容的不仅是他的感情,还有他的身体。婴孩呱呱坠地,他再次归来,带来了另一场惊心动魄的灾难,家破人亡,元卓身上所有的光环,顷刻之间陨灭,飘泊江湖,受尽欺凌,原本以为会这样离开人世,却被他所救,这再次的相遇,让两人之间的纠葛,重新连在一起,再难断……内容标签:年下 生子 不伦之恋 春风一度搜索关键字:主角:安阳元卓,安阳元拓 ┃ 配角:安阳元谦,安阳情 ┃ 其它:先苦后甜,小虐怡情,HE血玉之将军令 作者:vendy 大小:K千年玉冢,两世纠葛。再世的相逢,是重新开始,还是错误的重复。注:结局1V1HE,是否N~P暂定中!内容标签:强强 生子 宫廷侯爵搜索关键字:主角:莫一涵,黄浦俊,古天 ┃ 配角:司徒少,周悦 ┃ 其它:血玉《阉奴》 【耽美】 作者:jyhgiun(天使J) 大小:K 序 尊严是什么?对于乔宝儿早已不重要。被卖到刀子匠铺,忍受阉割之苦,他只想赚钱回家。 进入王府之后,乔宝儿成为了小宝儿,没有了姓,也代表了他的死生都交付于孟焰──他的主子。孟焰的阴晴不定、践踏凌辱,众人的冷嘲热讽,让乔宝儿遗落了当初的梦想。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成为人人口中厌恶的阉狗,他不过是求一份温饱…… 《强臣环伺》 作者:御景天 大小:510K往日尽 作者:夜色空城 大小:716K十年的逃避,再入江湖,却被那高台上的帝王一眼瞧中羽翼双折 成宫囚挚友为爱纠缠十年 他又该何去何从 兜兜转转 乱了心乱了情 前路未现=命运的巨轮缓缓滚动 帷幕渐渐拉开——年下帝王攻 美人大叔受 虐恋情深 皆大欢喜 有武侠~有探案~有战争~有打斗~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强取豪夺 年下 江湖恩怨搜索关键字:主角:卓然、轩辕痕 ┃ 配角:程予墨、独孤祁、德煜 ┃ 其它:虐恋情深《捕妖》作者:烙胤 大小:749K《聊斋奇谭之连锁》、 大小:K《遇蛇》、 大小:813K《鹰奴》·全文完 晋江VIP,2011.7.1 大小:847K 文案: 这是一个双线并行推进的故事 主人公们在交错的历史线与故事线中追逐彼此,寻觅前世今生 腹黑侍卫成功上位,废柴太子悲愤复国 在这金戈铁马,烽火纷扬的乱世 谁得到了江山,谁忠诚于自我 谁开拓了盛世,谁辜负了真情? 是shuei~到底是shuei~ 内容标签:报仇雪恨 天之骄子 前世今生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攻,受┃配角:炮灰攻,炮灰受,炮灰配,炮灰路人【百折而后弯的小黄】原名《净水红莲》by狂言千笑 大小:K《总有那么几个人想弄死朕》作者:雾十 大小:K文案本文讲述的就是一个昏君在死后重新回到过去,如何在波谲云诡的帝国斗争中求生存、谋发展,一遍遍再次被杀,一遍遍再再次?回到过去,努力寻找杀害自己的真凶,最终成为一代名侦探的感人事迹。一般这个时候该鼓掌了=V=谢谢。警告:本文YY向,小白向,适量种田,酌量搞笑,不过就是一仅图一乐的日常吐槽循环重生文。内容标签:年下 重生搜索关键字:主角:闻欣 ┃ 配角:司徒律《一世为臣》(楚云暮) 作者:楚云暮 悲情 大小:758K《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穿越)作者:人生江月 大小:412K



这是哪首歌的歌词?(我措手不及只能愣在那里)

天下英雄 天下.英雄文/咖啡杯里的茶01. 暴雨仿佛愤怒的老天掷下的铁珠子一粒粒狂暴地砸落在地上啪嗒啪嗒地溅起了无数水花。尖锐的风一路席卷树梢发出簌簌的响声,叶子顺着断裂的枝桠颓靡地飘在地上。青石板小路一直延伸到地下,昏暗的火把嵌在石壁上印出了一片片厮杀的黑影。 噗嗤——噗嗤——刀光剑影中不断有温热的血液顺着冰凉的刀锋中喷射而出。不知哪个倒霉蛋触动了机关,裂开的石壁忽然射出蝗虫般密集的箭羽。惨叫声响彻了整个牢狱。十几人被射成了马蜂窝瘫倒在地上。 透彻心扉的凉从脚踝延伸到心窝,牢狱里长年累月挤压的雨水让关押的犯人苦不堪言。很多人的脚被活活泡烂,一到夏日,腐蚀的伤口就会恶心的蠕动着蛆虫。这是花都让人闻风丧胆的水牢,据说关押的都是些朝廷要犯以及十恶不赦的江湖凶徒。进去了,就再也没有出来的机会。 四喜使出吃奶的劲儿贴在角落的阴影里不敢出声。原本以为这些狱卒都是些三脚猫的功夫,但是看到来劫狱的人纷纷倒下才知道来错了地方——他们简直就是恶魔! 寒光闪过,一个书生打扮的持剑人削掉了狱卒的半边胳膊。可是那狱卒嘴都没咧一下,冷冷一笑迎上他的剑锋让那利剑刺入自己的残肢中。书生眉一皱心知大事不妙却已经迟了,那狱卒一抓扼住他的脖子右脚一踏已经把他逼到死角。他一拳轰到他脑门,血混着脑浆嘣了出来,可是脖子上的利爪也刺进了他的喉咙——两股猩红的血在空气中四处喷溅。可是那脑袋都只剩下半边的狱卒只是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又若无其事的继续攻击其他人。 “他们的弱点在后脑勺!一定要砍掉这群怪物的脑袋——”一个雄厚的声音回响在压抑的空气中。众人纷纷结束了摸不着头脑的厮杀,开始极有效率的劈斩这群狱卒的头颅。 透过火把的光芒,缩在暗处的四喜忽然发现那些青衣狱卒的脑后仿佛有一根若有似无的丝线牵扯着他们的行动。而所有的丝线都从牢狱尽头幽深的黑洞里蔓延出来,仿佛有一个可怕的蜘蛛精躲在里面狞笑着操纵着这些傀儡。 火光随着掌风晃动,那些丝线仿佛又消失了。她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看花了。从怀里掏出几枚梅花镖估摸着方向甩出去——啪——很轻微的几声啪!啪!啪!三名狱卒像失去了主心骨的软面团无力的倒了下去,剩下几个对手张大嘴愕然的站在原地。 摸准了方向,她摸出大把飞镖唰唰唰狂射,顿时又倒了大片。这无疑给了筋疲力尽的众人一个喘息的机会。看着大家都朝这边看了过来,她理了理皱巴巴的衣角得意的笑了两声才从石壁上跃下来。唔,攀着石壁太久胳膊都酸了。四喜甩甩胳膊盯着某个高大的身影狂看——传说中的神三少啊。果然是玉树临风风度翩翩貌赛潘安啊——即使戴着傻不拉及的银面具也那么有型。面具完美地贴合在他的脸颊上方,只露出了半个高挺的鼻梁和紧闭的薄唇……一个字——帅!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有人看着单薄的四喜夸赞道。她傻呵呵地想仰头大笑。英雄啊!终于有人夸我是英雄了!虽然在那里躲了老半天实在不厚道,可是好歹自己也是立了大功的人啊。不枉费我今天花了大把功夫易容——束胸,把脸涂黑,把秀发乱七八糟的绾了个男人的发髻,还穿了这套黑漆漆的夜行衣,忍着呼吸不顺畅的痛苦罩了块黑布把脸遮了一大半……值了! 心中的得意还没有抒发完,已有大滩鲜血从人群中溅了出来。那些狱卒的尸体忽然爆炸,血肉模糊的残肢内脏四射喷溅,四喜心情郁闷的抱了个血糊糊的脑袋索性一脚把它踹进了甬道深处。要不是三少搂着她跃上石壁,那快如箭簇的细丝已经穿透了她的脑颅。 其实幻想这样的场景已经很久了,躺在自己偶像宽厚温暖的胸膛里……啊,什么腥风血雨都不怕了。如果来撒点桃花梨花樱花瓣什么的那就更完美了—— “喂,你没事吧?”有人在轻轻拍自己的脸颊,她腾的张开双眼正迎上他有些关切的眼神。 “自己当心些。”说完这句,他毫不客气的丢开她又杀了进去。四喜重重地点了点头,热泪在眼眶中咕噜噜直打转。帅! 那些若隐若现的丝线仿佛有生命般直往人脑袋里钻,半刻功夫人就被那丝线控制住与自己人杀了起来。一时间,众人又乱做一团互相厮杀。 她再也掏不出多余的飞镖,索性拧下火把一路踩着石桩往甬道深处跃去。所到之处,那些丝线仿佛怕火似的不敢靠近她。小样儿,原来你们怕热!她举着火把烧得那些丝线吱吱作响,玩得不尽兴干脆左右开工把四个火把砰砰全踢到黑暗的甬道里。 一声尖锐的惨叫传了出来,所有的丝线怕痛似的纷纷缩了回去。 不过才杀了两关,劫狱的人却死伤大半。剩余的无不捂着伤口气喘吁吁的盯着尽头恐惧的黑暗。前方不知道还有多远,不知道还有多少敌人在等着他们的自投罗网。可是这群汉子并没有退缩,只是捏紧了手中的武器颦着眉望着平静的神三少。 三少的目光快速从四喜身上闪过。七日前,江湖豪杰都收到了久违的江湖令——营救将要初八行刑的御史大夫万重年。半年前万家的冤案震惊了整个京城,谁也不敢相信一向忠心耿耿的万大人会是碧城叛乱谋反的主谋。可是铁证如山,连碧城城主与万重年的密信都翻了出来。在万家还找出了一件尚未完工的龙袍和预备改朝换代的玉玺和圣旨……万家被株连九族,皇帝似乎不想让万重年死得那么轻松,于是把这个老骨头关进了皇城地底的水牢中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明眼人都知道万大人是被冤枉的,可是有什么办法。如今皇帝昏庸朝廷混乱百姓怨声载道苦不堪言,宦官专权朝中大臣人人自危。 有人说,龙河枯竭,朔朝——要亡了!如同亡了的沧朝一样…… 他心中隐隐觉得不妙,可是又说不清楚是哪里不对劲。众人为了营救万大人自发组织了今夜这场劫狱。虽然接了江湖令会有一笔赏银,但大家心里都清楚,为了赏银的毕竟是少数,大家更担忧的是那位忧国忧民的万大人。 江湖令是民间流传了很多年的一道红符,倘若愿意接任务便在符的右上方咬破手指点一滴血沁进去,那红符便会燃烧露出隐藏好的字迹。当然,虽不知江湖令的势力到底属于谁,可是被江湖令聚集的英雄却占了十之八九,它早已成了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接到它的人自然而然会被归于武林高手一族。 至于四喜嘛—— 干嘛?我收不到难道就不能智取吗? 说好听点是智取,说难听点就是从乾越手中偷的。江湖令人手一贴,她来了乾越那家伙自然没份儿咯。 “洞里那家伙怕光,丝线就是从里面出来的。我估计是个很难对付的蜘蛛精。”她假装镇定的捂着下巴摸着原本就不存在也不会存在的胡须。话音刚落,大家纷纷扳下火把捏着手里。由于刚才被四喜浪费了好几个,所以现在她没份儿了。 三少阻止了大家贸然的突击,从狱卒的桌上拧起两坛酒——一瞬间连串的动作,四喜忽然知道他想做什么。刹那的心有灵犀让她在这纷扰血腥的水牢里寻到了一片安宁。 他运足气,双手向前一挥,坛中的酒像两条平行的小瀑布唰的涌向了黑暗中。四喜抢过火把顺着酒水的方向挥去——轰!火光顿时照亮了甬道深处。 不知烧着了什么东西发出劈里啪啦清脆的响声,一个火球惨烈的叫嚣着滚了出来,三少的剑已经扎入了她的胸口。那张狰狞的面孔不断冒着恶心的水泡,嘴里还有未吐完的丝线被烧成了一团乱麻,头发眉毛早已烧光,她的手脚仿佛蜘蛛似的攀爬在地上痛苦的抽搐着,没有瞳孔的眼睛瞪得铜锣大不甘心的瞪着众人……火焰逐渐熄灭,只剩下一团黑乎乎的肉散发着烤焦的气味弥漫在众人的鼻尖处。 一路小心翼翼地进入甬道,再也没有碰上什么厉害人物。越来越宽阔的空间似乎让大家觉得走对了路。脚下的积水很快盖住了脚背,越往里走水越深。不时有硕大的老鼠咧着尖牙吱吱的叫着想要啃噬新鲜的血肉——这里的老鼠似乎都不怕人。 杀了几个零零散散的狱卒后,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排排整齐划一的牢房。 碗口粗的石柱排列成的牢门有着坚不可摧的气势。关押在里面的人各各衣衫褴褛狼狈不堪,沉重的铁链锁住了手脚移动一步也万分艰难,稍一迈脚哗哗的就会牵动地上挤压的污垢雨水。 一只只浮肿不堪的苍白脚背上泛着恶心的皮肉,兴高采烈的蛆虫钻来钻去啃噬着早已腐烂的臭肉。黑漆漆的老鼠顶着湿漉漉的皮毛在石柱上磨着牙,饿了便一窝蜂的涌到犯人的脚背上欢快的啃噬着食物。 四喜强忍住恶心掏出钥匙散发给大家分别去开牢门,可是神情呆滞的犯人只是盲目的盯着他们全然没有即将自由的喜悦。头发胡子早已腻作了一团散发着腐败的气息,清一色花白的毛发只是萧索的暗示着他们心灰意冷的囚犯生涯。 进来的,就别想再出去。 “万大人?!”三少与木大发现了角落里奄奄一息的万重年,赶紧找了钥匙把他放出来。四喜这丫头只顾着捂着嘴压住想要呕吐的心情顺便盘算一下把这些重犯解救出去可以得到多少赏银。气氛微妙的变化着,猩红的鲜血一瞬间染红了地上的雨水。犯人忽然抓狂的从水中掏出大刀毫不留情地往开锁人头上砍去。可怜这些武林高手完全没有想到专心致志来解救这些人却得个人头落地的悲惨下场。一时间,水里都咕噜噜地滚动着鲜血淋淋的人头,全是瞪着惊恐的双目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些失常的犯人。侥幸躲过的也是轻则被砍掉一只胳膊,重则顶着血糊糊的半边脑袋摇摇晃晃的跪在地上看着明晃晃的刀锋一下下卖力的剁向自己的躯壳…… 谁也没有想到是这样惨烈的结局,谁也没有料到过关斩将迎来的却是在最松懈的时候被杀得措手不及…… 英雄从来都是背负着鲜血的使命提着脑袋走天涯,却最不愿意这样死得不明不白啼笑皆非。 “快逃——”木大推开三少挡了一刀,整个胸膛被劈裂了。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观看着那颗跳动的心从胸腔里咕噜噜的滚出来然后咚的坠入了污水中。三少红着双眼对着众人大吼一声,却发现来的人已经倒得差不多了,猩红的污水里漂浮着新鲜的血肉。那些丧失心智的犯人却还举着刀重重地剁着那些翻飞的白骨…… 钥匙,还插在锁眼里,甚至有只手还执着的捏着钥匙想要打开那些枷锁,而手腕处却已空空如也,隔了好远才躺着一具断臂的尸体。 “还愣着做什么,快逃——”他瞪着发呆的四喜一把刀甩了过去插在她肩头的石壁上,噌噌作响的刀鸣终于惊醒了她。四喜牙一咬踩着岩壁飞了出去。 你保重!请你一定要活着出来!我帮不了你们什么,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拖累大家!神三少,如果你还可以活着出来,我一定!一定会找到你!一定会告诉你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请你娶我吧—— 太长了,贴不下,文库地址